光群场 光群场效应 光本质的新发现 光速变慢

人类对“光”真的很了解吗?

  • 光群场、光群场效应的实验与证明
  • 光本质的探索研究与实验
  • 远程采光集能创新技术专利的光路原理
  • 太阳能(或其它光能)光伏发电增效装置
    •   科学的本义是指一个求真的过程,怀疑精神是科学的动力和精髓。人类对自身所处宇宙环境方方面面的宏观和微观现象不断存疑,不断探索,不断证实和证伪,因此人类才能够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造和有所前进。

        珠海NCA李晓阳博士(Dr. Danny H. Y. Li ) 长期致力于光基础科学的研究与实验。2008年,李晓阳在中国《前沿科学》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在世界上首先提出了对光本质及其运动特性重新认识的“光群场论”,并给出了与物理实验表现相吻合的光运动规律数学证明。光群场理论与经典物理、量子物理以及其它光理论有本质上的不同,光群场理论指出:

        1、光的最小表现单位是子光群 微观环境下,光源物质因化学或物理反应产生微粒态的子光群,子光群在三维空间中形成光群;光群即物理学泛指的光,是光源物质自为中心向空间释出子光群而形成的三维能量场;子光群由更细小的光微粒(能量)按一定规律组成;光源物质赋予的、子光群之间的原生相互作用力,是子光群脱离光源和彼此之间以一定规则联系的媒介,也是导致宏观状态下自然光总是均匀分布和“光总是走直线”的根本原因;光群场是指以光源物质为中心、光群和光群所达空间而形成的三维区域。

        2、“波粒二象”不是光本质  重复实验表明,光的波粒二象只是光的行为表现而非光本质;而且,光的波粒二象表现并非不确定的概率事件,而是确定和遵循一定规律的。光的粒子态表现是由于构成光群的子光群本身呈粒子态;光的波动性表现则是因子光群具有的原生波动和光群的次生波动共同作用所致。因此,光群(即“光”)始终呈波动态(例如光的干涉、衍射和偏振表现等);当子光群受外界条件影响,例如通过棱镜、光栅等色散装置时,子光群的原生波动特性会因被分频(分光)而表现出来;光群只有在与呈粒子态的某些物质产生相互作用时,才会局部表现出粒子态(例如光电效应、康普敦效应等)。不同光源产生的光群场中,光的粒子性与波动性表现不同。

        3、真空中光速是变量 以光源所在宇宙空间的容积作为参考系,随着光群的运动,子光群分布密度趋向无穷小且极限为零,故光群(即“光”)趋向“最终消失”,即:光群会因“子光群蜕变”而消失。由于光速只是人们描述子光群运动状态的一个物理量,不能脱离子光群而独立存在,因此,相对于宇宙空间的容积,真空中的光速也是以一定规律递减的变量,趋向无穷小且极限为零。在光群运动的过程中,“子光群蜕变”的宏观表现是光速变慢,其微观本质则是子光群坍缩、光微粒离析和(能量)转化。

        4、物理实验测定的光运动规律与数学证明相吻合,表述为:

        式中: 为光源点表面的子光群分布密度,即光源物质子光群的初始分布密度;S为三维空间中某区域到光源点的距离;为该区域单位面积或单位容积中的子光群分布密度。当S为零时,子光群不存在;当S趋向无穷大时,光群场中的子光群数量趋向于零,即光群趋向“最终消失”;子光群运动的过程即子光群蜕变的过程,子光群最初承载的、光源物质发生光反应所形成的能量,与光群运动过程中子光群分布密度发生递减变化(光速递减)和子光群蜕变所需的能量相平衡。

        子光群分布密度是体现光群状态的重要指标,也是解释自然界各种光现象的基本依据。光源点表面的子光群初始分布密度,由光源物质的物理或化学等性质、光反应条件、单位时间中光源点单位面积或单位容积内所产生的子光群数量所决定。不同物质产生的光源,其光源点表面的子光群分布密度不同;相同物质在不同条件下所产生的光,其光源点表面的子光群分布密度也不同。

        为“光源常数”。光源常数是表明光源物质发光特性和光群运动规律的重要参数,取决于光源物质的固有成份、反应环境以及参与反应的相关条件、所产生的光微粒种类与子光群中各种光微粒的组合状态等等。自然界中,所有在一定条件下通过某种反应能够产生光(例如化学光或物理光)的物质,在某种反应条件下都有一个与之对应的、可通过实验测定的光源常数

        光源常数的测量与计算方法示例: 某光源的子光群初始分布密度为 ,在离光源为S的一段距离内,随机或定距抽取n个子光群分布密度样本 ; 变换 , 有 ; 用子光群分布密度仪测定各样本的,得出 ,计算对应的光源常数样本的值;通过数理统计分析计算,可得出该光源在所处环境中的光源常数。

        李晓阳认为,在受认识与条件所限、因“测不准”而对微观世界用数理逻辑方法推测出种种“不确定性”的现阶段,尽管“科学的主要目的是以最少数的假设,用合理的逻辑来解释最广泛的实验结果”已成为科学领域的主流共识,我们仍然不能因某些理论学说对微观世界的描述得到学界广泛认同,而放弃对事物真相的继续探索。因为,过分偏向唯心主义的主观意识,可能会使我们对微观世界的认识不断模糊化,其结果将是导致我们因无法了解真实的物质世界而走入歧途。

        长期以来所沿用的“光速不变”理论只是一种假设,是在很小范围内的归纳,不能证实但可证伪。过去人类的确采用过一些简单方法在地球表面测量光速,但测量范围因与我们所处的宇宙空间相比非常渺小,因此,这样的测量方法和测量结果不具有普遍性。人类没有测量过太阳表面的光速,也没有测量过银河系边缘以及更遥远深空中的光速 …… 显而易见,在人类对宇宙深空光速状况所知甚少的现阶段,把“光速不变”作为普适定律显然是不严谨的。

        仅仅用数理逻辑关系来推定微观世界物质的真实状况是不足够的,这也是目前人类对光本质及其运动规律的认识难有根本性突破的原因。如果我们要继续探索物质的微观世界,就必须寻求新的方法来接近和揭示事物真相,而不能始终徘徊在前人的自由想象之中和数理逻辑推理的局限上。所幸的是,近年来,世界各国许多研究光科学的科技人员也陆续发现了真空中光速变慢的现象(对“光速不变”的证伪)和前人尚未了解的、光的其它特性,这是21世纪光科学变革与发展的曙光。

       

      基于 原理的技术创新及其工业应用示例

        光群场效应在工业应用上有重要意义,例如制造能显著提高光伏发电效益(太阳能或其它光能)的新产品, 各种自然光、照明光回收再利用的新产品,以及光能量远程无线传输装置、Li-Fi无限流量通信增效产品、新概念反隐身光学雷达探测设备等等。此外,光群场效应原理在计算天体物理现象、物质在三维空间中迅速膨胀的规律计算以及对其它物体的影响、室内外照明光布置设计等方面,也都有着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USA Patent No.: US 8,378,282 B2

      Prior Publication Data
      US 2010/0206358 A1 Aug.19,2010

      了解更多

      阳光、光群场和
      太阳能飞行器研究

      转载自《前沿科学》 2008第4期

      相关链接